街机娱乐电玩城

图片 2
两部门发布2017年度全国认证认可检验检测服务业统计信息,市场监管总局
图片 3
中国外交部强势回应,外交部就澜湄合作机制特点和优势等答记者问

国新办就科学和技术术创新新情状举办中外新闻报道人员相会会,中夏族民共和国式改良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2018年1月24日上午10时在国务院新闻办新闻发布厅举行中外记者见面会,请5位科技工作者围绕科技创新与中外记者见面交流。

新华社北京1月24日电 题:科学家故事折射“中国式创新”时代伟力

图片 1

新华社记者余晓洁、刘斐

图为发布会现场。中国网 伦晓璇 摄

作为“中国式创新”的见证者、亲历者和创造者,您最深刻的感触是什么?

女士们、先生们,上午好,欢迎大家出席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中外记者见面会。今天,我们非常高兴地邀请到五位科技工作者和大家见面作交流。下面,我先介绍一下这五位科技工作者,他们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日祥先生、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骆清铭先生、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副院长蒋立新女士、东北大学教授王昭东先生,中科院遗传发育所研究员王秀杰女士。我们今天请的五位里面有两位就是女同志,说明科技工作者当中的女性现在也是越来越多了。

您如何理解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

下面,我们先请五位科技工作者逐一作下自我介绍,然后再和大家进行互动交流。首先,请朱日祥先生作介绍。

24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科技工作者与中外记者见面会新意甚浓:发布席一字条桌撤走了,嘉宾与记者距离更近;新闻发布变成了讲故事、谈谈心。

图片 2

针对记者提问,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朱日祥,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骆清铭,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副院长蒋立新,东北大学教授王昭东和中国科学院遗传发育所研究员王秀杰结合自身经历一一解答。

图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日祥。中国网 伦晓璇 摄

从农民到院士时代大幕上演“草根逆袭”

各位媒体朋友,我叫朱日祥,是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的研究员。大家看到,今天在座的各位中,我可能是唯一一个白头发的。我出生于50年代,经历和教育背景也有着那个时代的特征,我做过农民,当过工人,也当过工农兵学员。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我非常有幸成为中国科学院土生土长的博士,也是科学院这所大熔炉把我锻炼成中国科学院教授。我很荣幸在200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是党和国家把我培养成一个有知识的人,我的家族是从我这一代才开始有文化的,我的上一辈人都没有念过多少书,我能有今天,是党和国家对我的培养。我主要从事地球科学研究,大家知道,地球科学主要是研究我们生存的地球的形成、演化,以及与民生和国家安全密切相关的一些资源、能源,还有灾害的防治。我们的责任就是去研究它,使我们生存的地球成为一个更加宜居的家园,这就是我研究的领域。谢谢各位。

“我做过农民,当过工人,又成为工农兵学员,我的家族是从我这一代才开始有文化的。改革开放大潮中,党和国家把我培养成有知识的人。我们赶上了好时代。”五位科学家中年龄最长者朱日祥出生在20世纪50年代,2003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谢谢朱日祥先生。下面请骆清铭先生作介绍。

朱日祥致力于地球科学研究,探索地球的形成、演化,以及与民生和国家安全密切相关的资源能源,及灾害防治。“我的责任就是通过科学研究,让我们生存的地球成为一个更加宜居的家园。”他说。

图片 3

在寻找矿产资源的深度上,发达国家可以到4000米,中国目前在1000米以浅。“这不是资源上的限制,而是勘探手段上的限制。”他说。

图为华中科技大学副校长骆清铭。中国网 伦晓璇 摄

近年来,在中国科学院先导专项的支持下,朱日祥团队在深部探测装备的研发上取得突破和进展。

我叫骆清铭,来自华中科技大学,我的研究方向叫做生物光学成像。常言道,眼见为实,我们的任务就是研发各种各样新的影像方法,把生物体特别是人体看得更清楚、更全面。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宇宙——大脑,这个脑有1000亿神经元,每个神经元也叫神经细胞,还有成千上万个神经元相连接,最后构成三维空间上的网络。有人说浩瀚的宇宙被称为科学里最后的前沿,跟宇宙相比,我们的小宇宙这个脑更复杂、更有挑战性。我和我的团队在过去的十多年研发了一种新的成像方法,现在是把鼠脑内每一根神经元、每一条毛细血管都可以展示出来,这项工作在国际领域期刊《科学》上发表之后,曾经被评为中国科学的十大进展新闻。最近,美国脑计划也用了我们这个技术帮助对大脑里的神经元类型进行统计,通俗的讲就是进行普查,也用这个方法研究神经元之间到底是怎么连接的,有没有连接?我也很希望这个技术将来能够为理解认知脑功能以及探索意识的本质发挥作用。谢谢。

中国科研体制改革的力度、密度前所未有

下面请蒋立新女士做介绍。

“1989年到1998年十年间我每天‘滚’在临床工作里。1999年开始,我跟英国牛津大学等合作,做了一系列大规模多中心临床研究,改写了数十项国际指南,让国内外患者获益。”身居WHO预防和控制非传染性疾病全球协调机制工作组联合主席,蒋立新认为自己依然是一名心内科的临床大夫,经常到基层卫生院调研。

图片 4

谈起对“中国式创新”的感受,蒋立新说,作为临床的实践者和研究者。我体会最深是:十八大以来国家频频出台科技体制改革的政策措施,力度之大、密度之高前所未有,对我们做大临床研究和解决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图为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副院长蒋立新。中国网 伦晓璇 摄

“国家在导向上更加注重实效,以解决问题为重要出发点。”她说。针对中国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尚有很大改善空间的现实,国家专门启动建设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对提高临床研究的能力、体系、平台、资源和人才培养进行整体布局。

尊敬的各位媒体朋友们,大家上午好。首先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跟大家进行交流,我来自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我是一名心内科的临床大夫,可能跟很多大夫不同的是,我的成长经历是1989年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到1998年这十年间是每天都“滚”在临床工作中。我觉得自己生来就是做大夫的,也非常喜欢这个职业。很巧合的机遇,我1999年开始跟英国牛津大学合作,从那时候起到现在我们做了一系列大规模多中心临床研究,应该说这个经历成为我事业方向的一个最重要转折点。我们近20年所做的大量研究,不仅为中国的老百姓带来了益处,同时也改写了数十项国际指南,所以其他国家的病人也从我们研究当中直接获益。近些年来,由于我承担国家重大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我也从像阜外医院这样的大医院到了国内欠发达地区的基层机构,比如说乡镇卫生院,甚至是村卫生室进行工作。

基础研究如同盖房子打地基楼越高地基越深

我现在还担任世界卫生组织全球协调机制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联合主席,这样的经历又使得我有机会到欧洲、美国一些先进的医院和非洲条件比较简陋的基层去看一看。这些经历确实使我的思维方式以及看待问题角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对课题方向和要解决的重大问题的选择,和我当时做大夫的时期相比,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这也就是为什么近五年我带领团队在英国《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了五篇文章,为我们国家的临床医疗质量提升和重大公共卫生问题解决,都提供了重要科学证据支撑。今天非常高兴跟大家见面。谢谢。

基础研究对创新型国家建设意义几何?“俗话说万丈高楼平地起。细想这句话不准确。盖房子一定要打地基,楼越高,地基就要求越深。基础研究,就相当于科技强国的地基。”五位科学家中最年轻的王秀杰说。

感谢蒋立新女士。下面请王昭东先生做介绍。

2017年当选党的十九大代表的王秀杰主攻生物信息学——用计算机处理生物学大数据、发现其中的规律,当前致力于非编码RNA的调控分子在细胞内的功能研究。

图片 5

在她看来,尽管近年来中国科研成果层出不穷,但基础研究的底子还很薄。基础研究这个地基打得越深厚、越扎实,创新型国家的大厦才会建得越坚实、越宏伟。

图为东北大学教授王昭东。中国网 伦晓璇 摄

人人都有一个小宇宙——脑

尊敬的各位记者朋友们,今天能到这个场合十分高兴。我叫王昭东,来自东北大学轧制技术及连轧自动化国家重点实验室,目前担任先进轧制及热处理科技部重点领域创新团队负责人。我们实验室的理念是“制造绿色
绿色制造”。经过20多年的努力,我们研发的先进热轧钢材新一代TMCP控制轧制控制冷却技术,已经构建起我们国家独特的资源节约型钢材生产体系,这个技术它可以使钢材的强度提高100兆帕,吨钢的成本降低100到200块钱,这个技术可以应用到80%以上的热轧钢材。我们所研发的另外一个技术叫特种钢板辊式淬火技术,可以为钢厂生产像海洋工程、水电核电等特种钢板提供关键的热处理技术上的支持和装备上的保障。

骆清铭认为,真正颠覆性或者变革性技术,它的前期一定是基础研究的重大突破。

我们的这两个技术目前在国内主要的大型钢铁企业的50多条生产线得到了应用,年生产规模达到了4000万吨。近期,我们这个技术也得到了国外先进钢铁企业的重视,他们主动和我们合作,希望来引进我们这个技术。

这位大学校长兼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主任率领团队研发了一种新的成像方法,能把鼠脑内每一根神经元、每一条毛细血管都展示出来。

我们这两项技术分别在2017年和2014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从今后来看,我们要更加加强产学研融合,坚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服务于国民经济的主战场。谢谢大家!

“每个人都有一个小宇宙——大脑,它是由1000亿神经元构成的网络。未来10年到20年,我们希望把人脑的网络和神经元怎么连接的搞清楚,把图谱做出来。”他说。搞清楚这个有利于分析脑疾病的机理,并对人工智能的发展有所启发。

谢谢王昭东先生。下面请王秀杰女士做介绍。

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重大科学仪器设备专项和江苏省苏州工业园等的支持下,骆清铭团队研发的用于“前脑网络可视化”仪器从原理样机发展为产品样机,并放大规模示范应用,打通了科技创新全链条。《自然》杂志专门对此报道,称“中国建立了脑成像的工厂”。

图片 6

从实验室到生产线科技成果转化释放创新伟力

图为中科院遗传发育所研究员王秀杰。中国网 伦晓璇 摄

东北大学轧制技术及连轧自动化国家重点实验室王昭东团队研发的先进热轧钢材新一代控制轧制和控制冷却技术,构建起我国独特的资源节约型钢材生产体系。

各位媒体朋友大家好,我是中国科学院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的研究员王秀杰。我从1998年在南开大学获得学士学位之后,很荣幸被教育部保送到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硕士学位,之后又到美国洛克菲勒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2004年底通过中科院“百人计划”项目,加入中科院遗传发育所,目前也兼任科技部重大科学研究计划的首席科学家和中华全国青年联合会科技界别的副主任委员。在2017年很荣幸当选十九大代表,参加了举世瞩目的党的十九次代表大会。我的专业是生物信息学,主要就是用计算机来处理生物学大数据,来发现其中的规律。具体来讲我们主要研究一类叫做非编码RNA的调控分子在细胞内的功能。过去这些年我们的团队发现了调控心衰的microRNA,调控干细胞多能性的microRNA等。我在2007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应该也算是我们国家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年龄最小的人之一。过去这些年我的团队和我本人也分别获得中国青年五四奖章,全国三八红旗集体和全国五一巾帼标兵等荣誉。我本人也在2014年和2016年分别作为第二完成人和第四完成人获得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谢谢大家!

“这个技术可以使钢材的强度提高100兆帕,吨钢成本降低100到200元。此外,我们研发的特种钢板辊式淬火技术可以为钢厂生产像海洋工程、水电核电等特种钢板提供关键的热处理技术上的支持和装备上的保障。”王昭东说。

图片 7

在他看来,进入新时代中国科技成果转化速度大大加快。上述两个技术已在国内主要大型钢铁企业的50多条生产线得到应用,年生产规模达4000万吨。

国新办新闻局副局长袭艳春邀请记者提问。中国网 伦晓璇 摄

“科研要瞄准企业发展痛点,用新技术帮助企业进行‘靶向改造’提升竞争力。企业获益后会回报科研,2012年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一年的科研费约1亿,现在达3亿,80%来自企业。”他说,未来,将推进产学研深度融合,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服务国民经济主战场。

谢谢王秀杰女士。从几位科技工作者简短的介绍中,我们也能够知道,他们都是在各自领域里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成为了佼佼者,也正在为国家的发展做着贡献。相信大家一定有很多关心的问题,下面我们就进入答问环节。按照惯例,提问前请通报一下所在的新闻机构。

非常荣幸见到各位科学家。十九大报告后,我们国家不断地在强调科技发展取得的一些重大成就,从十八大到现在,我们科技记者也见证了很多成就。今天也见到各位,你们是历史的见证者、亲历者和创造者,想请问你们有哪些印象最为深刻和最有感触的体会,有哪些故事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吗?

非常荣幸我能够作为第一个回答,刚才我已经介绍到我既是一个临床的实践者,也是临床的研究者。我最深的体会有两条:第一条,在十八大以来的五年多的时间,我们从未有过的国家从科技创新的体制和改革方面密集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而且改革的力度之大、密度之高是前所未有的。对我们这类做大临床研究和解决重大公共卫生问题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另外我还要强调,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国家在整个的研究导向上更加注重实效,以解决问题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出发点。一个典型的例子,大家知道我们国家实际上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我们的健康水平逐渐在提高,人的寿命是更长了。因此我们心血管为首的慢性病的总体负担还是比较大的。另外,我们国家不同的医院或者机构之间医疗服务的质量还存在着一定的差异,特别是我们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的能力也还存在着很大的改善的空间。像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应对这些挑战,国家专门出台建设国家的临床医学研究中心,因为临床医学研究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重要手段之一。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的成立,意味着国家会从整个提高临床研究的能力、体系、平台、资源和人才专业化的培养方面进行总体的布局,可以迅速提高我们国家临床研究的整体能力,为应对这些重大慢病的挑战奠定非常强有力的支持。这一点大家可以看到更加注重实效,而且改革的力度更大,给我们创造了更多、更宽松的科学研究的环境。我觉得自己非常幸运能够赶上这么好的一个时代。谢谢大家!

我也谈谈我的体会。我觉得一个最大的感受是我们国家科技创新的环境有非常大的改变,一方面大家认识提高了很多,在中央的报告里也说到作为科技创新是我们提升社会生产力和综合国力的战略支撑。另一方面,从中央到地方各级政府对科技创新不仅仅是说号召大家提高认识,还有实际的行动,我以自己成果的过程讲一下体会。我们做的叫做前脑网络可视化,显得很专业,实际上就像大家用的摄像机一样,我们要想把这个目标看得更清楚,范围看得更广,当然我们现在对象是脑。一开始我们只是拿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大家知道自然科学基金支持的都是自由探索的项目,在基金的支持下我们研发了这个仪器,这个阶段是在实验室的阶段,是属于原理性的样机,我们也发了论文。一般大家都知道可能很多工作到这时候就结束了。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科技部的一位领导到我们那儿调研,看到我们这个成果,就鼓励说,你这个应该申请国家重大科学仪器设备专项,要想办法把这个仪器产业化。我们的教授就没想这么多。我们说怎么弄?他们就给我们指导。后来这个项目执行几年之后取得非常好的效果,在国内外产生很重要的影响。2016年8月8号新闻联播的头条专门对我们这个工作做了报道。报道之后,江苏省产业技术研究院有位领导看到这个消息之后,主动给我们牵线搭桥,这件事情就得到了江苏省、苏州市和苏州工业园区的重视,他们重视之后,就对我们这个成果进行支持。基金会给我们是原理样机,科技部是给我们原理样机做成产品样机,地方政府让我们做什么呢?把这个样机进行放大,我们就建设了50套设备,叫做应用示范。从原理样机到应用示范这是科技创新的全链条。这个应用示范工作很快在苏州工业园区建了成像平台,引起了国际上高度重视。2017年8月17号,学术期刊《自然》专门对我们的工作进行了报道,用的题目是中国建立了脑成像的工厂。其中有评价说用这种规模化、标准化去研究脑,将会改变神经科学研究的方式。同时他也说,像基因组测序的技术一样,我们这种高通量测绘脑的技术,将会为我们研究神经元之间的连接,理解脑的功能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从这个故事可以看到整个链条我们在发展过程当中得到了政府各级部门的大力支持,也使我们这个技术最终至少在目前来说是处在引领的位置。当然我们下一步希望把这个技术产业化,因为真正应用才能谈得上是真正的引领。通过我自己的发展历程,我最大的感受是创新的环境有非常大的改变。谢谢!

骆校长是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科技成果转化媒体也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